[G. 纳吉] 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权力和作者[1]
  作者 : 格雷戈里·纳吉 (Gregory Nagy) 著   译者 : 吴雅凌 (WU Yaling) | 点击数 : 8547


  《神谱》第28行的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意为述说真事;第27行的ψεύδεα πολλà λέγειν ἐτύμοισιν ὁμοἴα则指把许多虚构的事说得像真的。解释者们往往认为,这两个短语的对比使用,明确显示了赫西俄德的诗歌区别于英雄史诗,尤其是荷马史诗[2]。缪斯自称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属于她们的权限范围。笔者曾在此前的一篇文章里提出另一个假设, 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并不与荷马史诗相矛盾,而更主要地是与其他神谱诗相矛盾[3]。在神谱诗这样的文学类型里,只有赫西俄德的《神譜》宣扬了泛希腊主义精神,从而区别于大量互相对立、体现了不同地方特色的其他神谱诗[4]。在此我不再强调泛希腊主义和地方主义的矛盾;而主要分析,通过述说真事(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诗歌所拥有的实在权力和诗歌赋予诗人的权力。

  《神谱》中缪斯为自己声明的权力是一种特殊的诗歌权力。赫西俄德同时也被授予诗人的权力。以下用五点说明。

  首先,缪斯的声明发生在序歌里。序歌的传统用途是确定诗人在诗歌中的位置[5]。同样,在 《献给阿波罗的托名荷马颂诗》(Hymne homérique à Apollon)第157-178行[6] ,诗中人物坚持她的德洛斯年轻女子(Dēliádes)的权力 ,我解释为德洛斯(Délos)的地方缪斯[7]。这一过程也是发生在序歌里[8]。如果我们真的把德洛斯的年轻女子解释为荷马在《献给阿波罗的托名荷马颂诗》 所遇见的德洛斯的地方缪斯,那么荷马作品中的人物与赫西俄德作品中的人物之间便具有相似关系,并且她们与两位诗人各自的缪斯的特点相符。在《神谱》里,当缪斯遇见赫西俄德时,她们还是赫利孔的地方缪斯,而不是奥林波斯的泛希腊女神[9]。我在下文会提到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相似关系。这里只需指出,荷马和赫西俄德相似的描绘似乎就是诗歌本身的一种传统职能[10]。它以某种方式代表了诗人。这并不是说,诗歌传统实际地创造诗人,而是传统能够把历史人物改变成表现传统亦为传统所改变的一般的人[11]。

  缪斯赋予赫西俄德诗人的权力的第二种方式,是通过她们对诗人的双重赐赠:权仗(skēptron , 《神谱》30行),以及她们吹进诗人心扉的诗的声音(audé, 《神谱》31行)。权仗所蕴涵的权力意义与诗的灵感直接关联[12]。

  第三,赫西俄德(Hēsíodos, 《神谱》22行)的名字与缪斯的诗歌职责相呼应。前部分Hēsí从Híēmi[发出]派生,正如形容缪斯

  发出美妙的/不朽的/迷人的声音(óssan hieîai, 《神谱》10、 43、65、67行);

  而后部分-odos则出自audé[声音],体现了第31行缪斯的赐赠[13]。荷马名字的构成也有类似的情况。前部分Hom-源于homo-[一起];后部分-ēros则源于ararískō[配合、连接]。借用有关木匠职业的一个象征意义, Hómēros可理解为:把(歌唱)拼凑一起。和赫西俄德一样,荷马的名字也符合了对缪斯的形容所具有的语意要求。Homo-[一起]与ararískō[配合]合并成homēreûsai,即用声音配合歌唱,正好符合《神谱》第39行对缪斯的描述[14]。因此,无论荷马还是赫西俄德,诗人的名字涵盖了授予诗人权力的缪斯的诗歌职责(Greek Myth,页48)。荷马和赫西俄德各自与缪斯相遇,这种平行关系,也体现在两诗人各自的身份上。《神谱》第39行Phōnêi homēreûsai[缪斯用声音配合歌唱]以及第10、43、65和67行的óssan hieîsai[缪斯发出美妙的/不朽的/迷人的声音]定义了诗人的身份。缪斯通过她们的权力定义并委派诗人作为作者的责任[15]。

  第四,一部神谱诗就其本质而言就是一部以王权为依据的权力诗歌:它授予权力。

  一项有关世界上不同文明的神谱仪式传统的测试反映了,所有的神谱诗都具有一个基本职能:使支配所有现存社会群体的权力稳固化。[16]

  反过来说,一部神谱诗由社会群体中的王权所支配。 在《献给赫耳墨斯的托名荷马颂诗》(Hymne homérique à Hermès)第531-532行里,rhábdos , 权力之杖,在书面上解释为可授权的 (autorisant),即epikraínousa ,赫耳墨斯所唱出的最初的神谱。同样的,在赫西俄德的《神谱》里,缪斯交给诗人的权仗(skēptron ),暗含着缪斯把权力赋予全诗的意味[17]。赫西俄德的《神谱》超越其他的所有神谱诗,在于他的《神谱》代表的不是个别国王的权力,而是奥林波斯宙斯的王权。与此相辅相成地,赫西俄德被授予诗人的权力,也不是透过某个普通国王的权杖,而是缪斯在赐给他诗歌灵感时的另一赐赠。缪斯歌颂她们的权力:述说真事(28行),接着通过双重赐赠把同样的权力授予赫西俄德。缪斯歌颂她们的权力而非赫西俄德的权力,这一事实并不与赫西俄德被授予同样的权力相矛盾[18]。同样,缪斯在第26-28行通过召唤牧人来召唤赫西俄德,这一事实也不与赫西俄德的诗人身份相矛盾。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有关诗人得获神圣使命的传统叙事,它们描写被选中的人如何从牧人转变为诗人。阿尔克罗克(Archiloque)在默涅西也佩斯(Mnèsiépès)的描述(Archiloque T4 Tarditi)中从放牛人变作诗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19]。


Continuing : 1 | 2 | 3 | 4 | 5 |

后一篇 : 纳吉 著:《荷马诸问题》(中译本,2008)
前一篇 : 洛德 著:《故事的歌手》(中译本,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