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纳吉] 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权力和作者[1]
  作者 : 格雷戈里·纳吉 (Gregory Nagy) 著   译者 : 吴雅凌 (WU Yaling) | 点击数 : 10577

  [18] 笔者同意West对缪斯言语倾向的总结说法:“在此之前,赫西俄德只关心虚构的事”。缪斯在Epiménide I中使用的表达方式使这种倾向明确化。另见Griffith,页48。

  [19] Greek Myth,页48。牧人的动机可被使用作国王获得王位、建立权力的一个象征。(参 The Best of the Achaeans,页164、22注释5)。

  [20][参考文献]Cole, Archic Thruth,in Quderni Urbinati, 第13期,1983,页7-28。 Cole就Alēthés的语义以及相关解释作了一个精彩的阐述。他否决了海德哥尔的理论, 即真理的“客观”意义是词语所固有的——被发觉的未加隐藏(cachée)的真理。Cole的解释建立在一种更古老的方法上,即真理的“主观”意义——被发觉的未加忘却[oubliée] 的真理。详见页12。

  [21] [参考文献]Vernant,Mythe et pensée chez les grecs (《希腊人的神话与思想 》),Paris, 1985, 第二版:页108-136(第一版:页80-107)。

  [22] Thalmann(页147)解释了Vernant的观点。笔者赞同他把Vernant的用语“存在的深处”(le fond de l’être,见《希腊人的神话与思想》,页86)译成“存在的根本” (l’essence de l’être), 并解释为“延伸至感知世界以外的事实”。

  [23] Thalmann, 页148、230注释31; Detienne,页75-77。

  [24] Thalmann, 同上。Detienne和Pucci在此之前也发表了相似见解。

  [25] PH,页58。Detienne, 页22-27。

  [26] [参考文献]Martin,The Langage of Heroes. Speech and Performance in the Iliad ,Ithaca, 页8、31。

  [27] 见PH相关章节,页65-68、134、203,注释17、423。

  [28] 详见PH,页58-61。

  [29] Martin,页80:在一般规律下,《伊利亚特》的人物不为单纯的回忆乐趣而回想什么。对于过去的追溯自有外在的目的。

  [30] 有关芬尼克斯讲述给阿咯琉斯和其他听众的墨勒拉哥尔神话,见PH,页196、205、310,注释164。

  [31] Martin对此做了详尽的分析,见页77-88,详见页77。

  [32] 事实上,《伊里亚特》6卷382行alēthéa mūthesasthai[说出真实情况]证明是《神谱》28行alēthéa gērūsasthai[述说真事]的另外一种说法。PH,页68注释84。

  [33] 必须在此背景下比较《神谱》27行ψεύδεα πολλà …ἐτύμοισιν ὁμοἴα[把许多虚构的事说得象真的]和泰奥格尼斯(Théognis)713行ουδ’ ει ψεύδεα μεν ποιοις ετύμοισιν ομοια (参照涅斯托尔的陈述才能)。

 

【附注】原文标题为Autorité et auteur dans la Théogonie hésiodique,法文译者为Philippe Rousseau;汉译全文刊于[]居代·德拉孔波等编,吴雅凌译:《赫西俄德:神话之艺》(Le Metier du Mythe. Lectures D'hesiode),“西方传统:经典与解释”丛书(刘小枫主编),华夏出版社2004年版,第136-144页。
 
 

Continuing : 1 | 2 | 3 | 4 | 5 |

后一篇 : 纳吉 著:《荷马诸问题》(中译本,2008)
前一篇 : 洛德 著:《故事的歌手》(中译本,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