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纳吉] 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权力和作者[1]
  作者 : 格雷戈里·纳吉 (Gregory Nagy) 著   译者 : 吴雅凌 (WU Yaling) | 点击数 : 10578

  以上用语的多样化,其根本原因在于作为强调方的泛希腊主义的唯一版本和作为非强调方的地方性的多种版本之间的差别(PH,页52-81)。当αlēthés或 αlētheia在和mûthos的相对中成为强调术语时,作为非强调术语的mûthos被局限为类似神话的意思,这也正是当前该词在和真理相对使用时所具有的基本含义。例如在品达的诗歌语言里,mûthos可解释为现代含义的神话。Mûthoi一词则指:

  各种地方神话的分门别类,存在着产生于不同地方、彼此互为矛盾的不同版本;而αlētheia[真实]是泛希腊主义神话的分类核心,旨在避免不同地方版本之间的矛盾冲突(PH,页66)。

  笔者认为,《神谱》28行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述说真事]所指的正是这种内在的核心。第27行的pseúdea[虚构的事]如同外壳一般被层层剥除。不过,这些虚构的事似乎也有“真实的一面”(etúmoisin homoîa),我们也看到étumos或etétumos曾在某个时代表达了一种语言行为的有效性,比如《献给德墨特尔的托名荷马颂诗》44行etetuma mūthesasthai[讲述真事]。今天的虚构的事,似乎就是昨天的语言行为。换言之,今天的虚构的事,似乎可以被讲述得象昨天的语言行为一样[33]。我们所需要的是《神谱》28行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述说真事]的稳定性和绝对性——相对于etetuma mūthesasthai等类似用语所具有的不稳定性和相对性而言。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所具有的稳固的权力使赫西俄德成为作者(auteur)。Pseúdea pollà légein etúmoisin homoîa[把许多虚构的事说得像真的]所体现的权力的消失则使赫西俄德的竞争者们成为非作者(non-auteur)。但是如果他们是非作者,谁能回答,他们是谁?或者他们是否真的存在?也许他们可以被看作托名赫西俄德(pseudo-Hésiode)的多种形式,但绝对与荷马无关。

注释:

  [1] [译按]原文标题:Autorité et auteur dans la Théogonie hésiodique(法文译者:Philippe Rousseau)。

  [2] G.Lanata, Poetica Pre-Platonica : Testimonianze e Frammenti, Florence, 1963, 页24。West否决了这种解释,认为这应该是赫西俄德诗歌与其他训诲诗之间的对比(见West笺注本, 1966, 页162)。

  [3] 参见笔者的Greek Mythology and Poetics(《希腊神话与诗歌》)[本文内简称Greek Myth],Ithaca, 1900,页44-47。该书为Hesiod( in Ancien Writers, T.J.Luce编, New York, 1982)基础上的增补本。

  [4] Greek Myth,页46。参见Svenbro, La parole et le marbre : aux origines de la poétique grecque(《语言和大理石: 希腊诗歌之源》), Lund, 1976,页50-59。 继Svenbro之后,笔者比较了“把许多虚构的事说得象真的”和《奥德赛》19卷203行奥德修斯的“克里特谎言”。在《奥德赛》中,矛盾处于可谓独一无二的史诗的《奥德赛》和由奥德修斯或其他奇遇者随兴讲述的多样且自相矛盾的奥德修斯奇遇之间。

  [5] Greek Myth,页53-61。参见 W.G.Thalmann, Conventions of Form and Thought in Early Greek Epic Poetry, Baltimore/Londores, 1984, 页135、227, 注5;W.W.Minton,The Proem-Hymn of Hesiod’s Theogony, TAPhA 101, 1970,页357-377。

  [6] 参J.S.Clay,The Politics of Olympus. Form et Meaning in the Major Homeric Hymns, Princeton, 1989, 页49,注释101。内含 « 献给阿波罗的托名荷马颂诗»的作者问题的不同看法。笔者赞同Clay所坚持的一个基本事实,即“古人相信西奥(Chios)的盲人便是荷马” 。

  [7] 参笔者的Pindar’s Homer : The lyric Possesion of an Epic Past, Baltimore(《品达的荷马》[本文内简称PH]), 1990, 页43、页375-377。 此书是对The Best of the Achaeans. Concepts of the Hero in Achaic Greek Poetry(Baltimore, 1979第54页)内容的深入分析。另见Clay,前揭,页53注释111、页55注释116。Dēliádes,即“德洛斯年轻女子”是德洛斯人对当地歌队的称呼(修西底德, III,104,5:“因为,在歌唱德洛斯[déliens]女人歌队之后,他[荷马]……”)。假设歌队确是传统意义的“歌舞结合”,并旨在模拟效仿某些神的行为,这并不与笔者观点相悖:即Dēliádes同时也是德洛斯地方缪斯的称呼。参见泡赛尼阿斯(III, 16,1)勒西庇德斯(Leucippides)和斯巴达(Sparte)的争执,以及PH第53-55页的其他例子。

  [8] Greek Myth,页54。Clay,页53-55。

  [9] Greek Myth,页53-61。笔者在此称为“泛希腊主义的”等同于古希腊诗歌称作“奥林波斯的”,页10、37、46。Clay,页9。Thalmann(页134)总结了有关赫利孔的地方缪斯和笔者称作泛希腊的奥林波斯缪斯之间区别的研究文献。对此,笔者强调了赫利孔缪斯和奥林波斯缪斯之间的有意识的部分重叠。奥林波斯缪斯作为一个特殊化范畴,一个泛希腊主义结构,必须被潜在地归入赫利孔缪斯的范畴。

  赫西俄德与赫利孔缪斯之间的关系象征着一个更广阔也更古老的诗歌世界,这个世界综合了赫利孔缪斯和奥林波斯缪斯,从而适用于某个泛希腊主义神谱的更新更窄的诗歌水平线(页60)。

  笔者认为,适用原则必须是地方说法包含泛希腊部分而泛希腊说法不包含地方部分。在此前提下,Thalmann所提的异议,即缪斯从《神谱》第25行起,也就是在她们来到奥林波斯之前,已是奥林波斯的缪斯(页134),并没有和笔者的观点矛盾。赫利孔的缪斯已潜在地是“奥林波斯的”;而一旦她们成为奥林波斯缪斯,她们就是独一无二的“奥林波斯的”。

  [10] Greek Myth,页48。诗人一般被称作“缪斯的仆人(therápōn)”(参《神谱》100行):

  这一传统称呼在字面上把赫西俄德与神等同起来,从而不仅意味着诗人在仪式上的死亡(mort rituelle),而且也使诗人成为英雄崇拜的对象。

  进一步说,有关赫西俄德英雄崇拜的不同研究题目,都“与赫西俄德的作品密切关联”。笔者认为,Griffith的评论(Personality in Hesiod, Studies in Classical Lyric : Ahpmmage to Elroy Bundy[Class. Ant.2, 1983], T.D’Evelyn、P.Psoinos 、T.R.Walsh编,页49,注释51)并没有考虑到笔者的整体论据,特别是以下几点: 借鉴Brelich(Gli Eroi Greci, Rome, 1958, 页322)的直觉概念、使用 “英雄的”一词,以及坚持Vita传统具有不断发扬光大的倾向。

  [11] PH,页79(答Griffith,见页58,注释82)。

  [12] 就此观点更广泛的议论,见PH,页258、页373注释185。

  [13] Greek Myth,页47。参Chantraine, Dictionnaire étymologique de la langue grecque,页137、417。把一个词的词源和它在诗歌传统中的正常用法联系起来,有利于“建立在此传统内部的语义连续性”。[参考文献]有关赫西俄德名字的词源问题,见F.Bader,La Langue des dieux ou l’hermétisme des poètes indo-européens, in Testi Linguistici, 14, Pise, 1989, 页269。Bader同意-odos从audế[声音]派生而来,但认为Hēsí从she-[拼凑]而不是yeH[发出]而来。

  [14] The Best of the Achaeans,页296。F.Bader(页269注释114)尝试将Hēsíodos中Hēsí的词根she-与Hómēroos 中Hóm连接,同时承认这样的词源存在着音位学上的困难。尽管Hómēros意为“人质”符合词根seH-的隐喻范围,但笔者认为homo-[一起]与ararískō[配合]合并,在词源学上比“人质”更合理,尤其从ararískō的派生词的社会喻意来看(见Chantraine, 前揭, 页101, 特别是arthmós[关系、联合、友谊]一条和相关词条)。《神谱》第39行形容缪斯的用语Phōnêi homēreûsai[用声音配合歌唱]与第29行形容缪斯的artiépeiai之间有一个令人吃惊的语意对照(见The Best of the Achaeans ,页297)。

  [15] 此问题在PH第12章第339-381页通过一系列例子得到讨论。

  [16] Greek Myth,页59,附West收集的例证,援引第1-16页。另见Detienne, Les maîtres de vérité dans la Grèce archaïque, Paris, 1973,页17。

  [17] Greek Myth,页59。 Detienne, 前揭,页16、53-60,关于kraínō(授权)一词在符号领域的讨论。


Continuing : 1 | 2 | 3 | 4 | 5 |

后一篇 : 纳吉 著:《荷马诸问题》(中译本,2008)
前一篇 : 洛德 著:《故事的歌手》(中译本,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