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纳吉] 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权力和作者[1]
  作者 : 格雷戈里·纳吉 (Gregory Nagy) 著   译者 : 吴雅凌 (WU Yaling) | 点击数 : 10580

  第五,第28行的述说真事并不仅仅意味着说出某一具体言语的动作,而是指明了某种语言的行为,某种带有特殊权力的叙述 。

  把ἀληθέα在词源学上解释为可证实的(vérifiable)是不够的。这种解释忽略了该词的派生原型所暗含的意思:lēth- [被意识遗忘 (échapper à la conscience)]、lēthē[忘记 (oubli)]以及lanthánō[被……的意识遗忘 (échapper à la conscience de...)][20]。alēthéa确实含有真正看见某物的意思。但更重要的是,lēth-的否定概念是以何种形式等同于mnē-的肯定概念。Mnē-不仅可解释为记忆(se souvenir),而且可以如J.-P.Vernant所示,更为确切地解释作恢复存在的根本(recouvrer l’essence de l’être)[21]。在古希腊神话思想里,类似的存在根本超越感性现实,超越时间[22]。尤其如Detienne所言,古希腊传统正是通过诗人的掌控来确定这一存在根本,诗人亦为真理或Alēthéa的大师。

  还有一个问题:《神谱》第28行ἀληθέα并不与lēthē相对,而是与下一行诗的pseúdea[虚构的事 (choses fallacieuses)]相对。这种对比表现了某种更晚期更理性的思维方式。在这种思维方式里,αlēthéia意为真理(vérité)[23]。这样一来,Αlēthéa[真实的事]与pseúdea[虚构的事]之间所具有的理性精神的新矛盾,似乎重迭在一个更古老的、神话的矛盾上,即αlēthéia[意识的非缺失(non-défaillance de la conscience)]与lēthē[意识的缺失 (défaillance de la conscience)]之间的矛盾。两种矛盾互相重迭、共同存在。有些解释者甚至作出如下结论:αlēthéa与pseúdea之间,以及αlēthéia与lēthē之间,都存在互相重迭的现象,因为没有什么记忆能避免所有忘却,也没有什么真理的表达不带上一点虚假[24]。我同意在某种思考模式里,mnē-作为回忆包含着lēth-[忘却]这个方面[25]。但我不认为形容词αlēthés与名词αlēthéia适合于这种解释,相反的,这两个词明确排除了精神方面的某种忽略(参PH,页59-61)。

  αlēthés与αlēthéia的语义并非模棱两可;相反,它们甚而具有绝对意义。换言之,这两个词陈述了某种语言行为和事实行为,从而体现了与其非表达(illocutoire)能力相关的权力和授予权力的能力。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两个词,我们应从另一个同类词mûthos讲起。Richard P. Martin曾在他的研究英雄语言的书[26]中分析过mûthos。

  在分析mûthos一词之于荷马史诗的特殊涵义之前,让我们借用布拉格语言学派(l’École linguistique de Prague)的术语,先来看看同一矛盾里的强调命题(termes marqués)和非强调命题(termes non marqués)之间的差别。Martin如此定义这些术语:

  矛盾中被强调的一方负有更大的语义责任,但只能在一个较局限的条件整体里得到使用;非强调的一方,即矛盾中较为不重要的一项,则可以用来陈述一个更广阔的领域,包括被强调的一方所覆盖的领域:这是最一般的术语。

  在布拉格语言学派的术语中,某种言语(parole)的行为被称为”被强调语言,而普通语言(langage)、日常生活语言(langage)则是非强调语言。通过对照荷马史诗的用语,Martin指出mûthos是代指言语的一种强调形式,而épos至少在参照与mûthos的对比关系时是一种非强调形式(Martin, 页10-26)。Martin如此定义mûthos一词在荷马作品里的涵义:

  某种叙述权力的言语行为,习惯性地当众得到整体性实现,并强调对每个细节的注意。(页12)

  反义词épos则指:

  一种叙述,理想化的简短,伴随以身体行为,焦点聚集在受话人所察觉的信息上,甚于说话人所实现的效果上。(页12)

  作为矛盾中的非强调方,épos及其复数形式 épea甚至可以运用在适合mûthos的语言背景里(Martin,页26-30)。但相反的情况却不可能发生。在荷马史诗中,我们似乎不能“简单地用语义受限的mûthos——指承载着权力和‘永恒’的言语行为——代替普通术语épos”(Martin,页30)。而épos代替mûthos的情况却是有的。“在荷马作品里,一种明确为épos的语言,并且没有同时被呈现作复数épea,从来都不会被称作mûthos”(同上)。这种不对称甚至可以推至更远:“épea可与其他词连用指代mûthos, 但复数mûthoi永远不可能与单数épos联用形容言语”(同上)。


Continuing : 1 | 2 | 3 | 4 | 5 |

后一篇 : 纳吉 著:《荷马诸问题》(中译本,2008)
前一篇 : 洛德 著:《故事的歌手》(中译本,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