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纳吉] 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权力和作者[1]
  作者 : 格雷戈里·纳吉 (Gregory Nagy) 著   译者 : 吴雅凌 (WU Yaling) | 点击数 : 10579

  关于épos所指的普通语言或日常语言,我想强调,普通语言或日常语言的非强调范畴是一个或缺范畴(une catégorie par défaut);换言之,这里的普通只是与特殊相比较而言:

  对于简单语言或日常语言的领会是一种抽象概念,随特殊语言的具体实现而改变,而特殊语言不管怎样都只局限于一个特殊背景。(PH,页30、31)

  让我们再来看看Martin对épos的定义:一种叙述,理想化的简短,伴随以身体行为,焦点聚集在受话人所察觉的信息上,甚于说话人所实现的效果上。非强调语言只有在它作为或缺范畴,即与强调语言的特殊范畴相对的时候才是普通语言。根据这一点,我们可以说,荷马的épos 是理想化的简短(idéalement court),恰恰因为荷马的mûthos是理想化的冗长(idéalement long)。换言之,我们解释épos的“焦点聚集在受话人所察觉的信息上”,恰恰是因为mûthos的焦点不仅聚集在”信息”上,也聚集在”说话人所实现的效果”上。再换言之,如果只是单纯的对比关系使强调术语mûthos与非强调术语épos联系一起,那么épos一词理想化的简短,并且其焦点只聚集在信息上,都将没有必要。

  在荷马史诗中显然也存在着mûthos以外的其他强调特殊语言的术语。非强调术语épea与形容词连用,在荷马史诗中可组成一个强调术语。Martin指出épea pteróenta在语义功能上就是mûthos的近义词,指代某些类型的强调语言。

  除了荷马史诗,我们在古希腊诗歌历史里还找到了其他指代特殊语言的用法。例如Αlēthés[真实的]或αlētheia[真实]。与之相比,甚至mûthos也显得平常。在五世纪的诗人的语言里,例如品达,使用该词是为了在真实语言和非真实语言的差别中与mûthos做出明确的对比(ἀλαυη λόγον 《奥林皮亚竞技凯歌》I,29-30行;ἀλάθειαν,《涅墨厄竞技凯歌》,VII,23-25行 )[27]。

  有关αlēthés或 αlētheia的词体构成,前缀a-可解释成对lēth-的否定,相应的也就是对mnē-[记忆]的隐含肯定[28]。Martin令人信服地指出,荷马的mûthos正与叙述记忆(la narration de mémoire)相关联(页44),他将此定义为回想(remémoration)[29]的修辞行为。这种语言行为作为一种回想,一种为了转变成mûthos(例如《伊利亚特》1卷273行)而满足各项条件的行为,是一种mnē-的行为。芬尼克斯(Phénix)在讲述给阿咯琉斯和其他听众英雄墨勒拉哥尔(Méléagre)的故事时,一开始所用的μεμνημα[我记得(mnē)],就是一个理想的例子[30]。类似语言行为的障碍由lēth-[忘记]所强调(例如《伊利亚特》9卷259行)[31]。Alēthés或 αlētheia本身的概念也要求避开mûthos作为回想的语言行为里的类似障碍。在荷马史诗里,αlēthés实际上可以和mûthos的派生词mûthéomai[创造一个mûthos]连用, 例如《伊利亚特》6卷382行αlēthés mûthésasthai[说出真实情况(dire des choses vraies)],前一行诗(381行)引导此句恰恰是采用引导mûthos的方式。荷马的mûthéomai,其含义具有mûthos本身的全部效力。正如Martin所言:

  当此词作‘说’(parler)来使用时,与之伴随的句子也变得正式化,经常还与宗教或者法律有关。诗中所呈现给听众的,或者对话者所等待的,将是一个详尽的叙述。偶尔还会有某个人物对叙述的特点进行评论。因为这种叙述是由动词mûthéomai来定义。(页40)

  如果说αlēthés [真实的]或 αlētheia[真实]两词不具备荷马史诗以后的风格,并且不与荷马的mûthos相矛盾;那么如品达的例子所示,在荷马以后的传统里,mûthos与αlēthés或 αlētheia却是明显相反的,因为αlēthés或 αlētheia此时已区别于mûthos。在我们已经分析过的品达的例子中,mûthos一词仅局限于一个泛义的复数(ἀλαυη λόγον,《奥林皮亚竞技凯歌》,I,29-30行;ἀλάθειαν,《涅墨厄竞技凯歌》,VII,23行),单数的αlētheia以显著的差别脱离了mûthos所代表的多样版本背景(PH,页65)。简而言之,mûthos作为语言行为的意义已变得次要(页66-68)。

  让我们回到《神谱》28行ἀληθέα γηρύσασθαι[述说真事]。这是《伊里亚特》6卷382行alēthéa mūthesasthai[说出真实情况]的另外一种说法[32]。γηρύσασθαι与mūthesasthai[说]相比, 前者是强调术语,后者是非强调术语。同样,alēthéa mūthesasthai[说出真实情况]出现于《献给德墨特尔的托名荷马颂诗》121行以及《伊里亚特》6卷382行,是etetuma mūthesasthai[讲述真事](《献给德墨特尔的托名荷马颂诗》44行)的另外一种说法。Alēthéa与etetuma或 etuma[真实的事]对比,前者是强调术语。第二个对比在《神谱》27行缪斯的语言中得到清楚的阐释,《神谱》独一无二的真实意义被缪斯称作alēthéa,与类似etuma而实际上却是pseúdea的ψεύδεα πολλà λέγειν ἐτύμοισιν ὁμοἴα[许多虚构的事象真的一样](《神谱》27行)相对(参PH,页68注释84)。


Continuing : 1 | 2 | 3 | 4 | 5 |

后一篇 : 纳吉 著:《荷马诸问题》(中译本,2008)
前一篇 : 洛德 著:《故事的歌手》(中译本,2004)